当前位置:董口胡太网>媒体>博士被打成高位截瘫,法律应给他公正判决

博士被打成高位截瘫,法律应给他公正判决

时间:2019-08-19 17:31:30 编辑:

优化营商环境 激发市场活力

40岁的东北林业大学博士毕业教师马超,怎么也不会想到,自己因为拒加塞被打成高位截瘫。事情是这样的,2018年4月12日凌晨,马超独自驾车去机场接父亲。在正常行驶过程中,有两辆车从后方超车,想强行加塞。第一辆车加塞后,着急接人的马超没给第二辆车让道。

因拒加塞被打成高位截瘫的马超在病床上写完博士论文,完成了自己的期待。现在,法律也该给他一个公平的期待,让殴打他的男子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。

好在,检察机关已以故意伤害罪对殴打马超的嫌疑人提起了公诉。此前,黑龙江省公安厅机场公安局出具的伤情鉴定显示,马超伤情构成重伤一级。我国《刑法》第234条规定,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犯前款罪,致人重伤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一旦走上法庭,犯罪嫌疑人将面临严肃的法律制裁。

9、“数联长三角、众创新生活”开放数据创新应用大赛成功举办

饶是如此,想到这场飞来横祸带给身为人夫、博士、父亲的马超的巨大伤痛——不仅可能毁了他,还让他的家庭因治疗而背负沉重负担,不管从何而言都难以让人释怀。因为这绝非在法律机器上输出“正义”的口令可以得出的答案,能轻易抹掉的伤痛。

视频加载中...

最近高校流行“夸夸群”。据说不管是谁,不管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儿,不管是挂科了还是失恋了,只要打开手机或电脑,在夸夸群里一倾诉,马上就会有一堆群友冲上来夸你,夸得你天上少有、地上无双,夸得你精神焕发、雄心再起……

新华武汉5月5日电 题:岗坡沙地“花满园,果飘香”——一棵桃树的生意经

其实,春节档展现的消费热情是一直以来国内消费潜力的持续释放。正如邵宇所说,消费在保持整体经济平稳发展的同时,对优化经济结构也有好处。而消费的强劲已经在中国经济的缩影——上市公司业绩中有所体现:截至2019年1月31日,91%的深市公司披露了2018年度业绩预告或业绩快报,其中,业绩预盈公司1678家,占比86%;业绩预增公司1000家,占比51%。

除了可能追究殴打马超男子的刑责,作为被害人的马超一方,在诉讼中也提出附带民事诉讼赔偿请求。因为这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。前前后后,马超的医药费已经花去了近50万元。可以预见,马超提出赔偿诉求,会在法律层面迎来“回响”。

不过,嫌疑人一方并不认可马超重伤一级的伤情鉴定。对方认为,马超受伤是因为他以前患过强直性脊柱炎。但当地公安部门对马超的骨质和骨密度的鉴定显示,高位截瘫和强直性脊柱炎没有损害后果上的因果关系,完全是外力打击所致。

牵动亿万股民的证监会,将成立新的监察机构。

正义不仅要实现,而且要以人们看得见的方式实现。此前,因为对论文的坚持,马超被媒体关注并点赞,“这才是真的博士”。现在,因为对正义的期待,马超案可以说是全民观察公平正义的一堂公开课,事关马超,也关乎大众。

□蔡斐(法学学者)

由于车速较慢,第二辆车上的男子下车后敲了两下马超的车窗,马超没理睬,对方便直接拽开车门,将马超拖下车。有事在身的马超不愿过多纠缠,转身准备回车时,后背和颈椎处被该男子重击几下后当场瘫倒无法动弹。事发后,马超被120急救车送往医院救治。10多个小时的手术后,马超保住了性命,但除了眼珠嘴巴能动,胸部以下没有知觉——被诊断为高位截瘫。

但就本案而言,在法律框架下也有舔舐伤痛的法子:马超可以向法院申请先予执行。所谓先予执行,是指在终局执行以前,为了权利人(即马超)生活或者生产经营的急需,法院裁定义务人预先给付权利人一定数额的金钱或者财物的赔偿。

打马超男子的行为属于典型的“路怒症”。在汽车社会并不罕见,从2015年成都男子暴打女司机,到马超的高位截瘫,“路怒症”已经给一些家庭造成了悲剧。马路上的戾气,消解的不只是社会的文明,还有法律的秩序。

当然,正义的输出,并不是源于公众的同情,也不全然出于对马超的敬佩。在这样一个案件:事实清楚、证据确实充分的诉讼中,法官根据法律规定和司法经验作出明确判决并不困难。关键是,如何让嫌疑人受到应有的惩罚,让马超得到应有的赔偿。

据路过事发现场的目击者介绍,坠落事件大约发生在昨天上午8时。事后警方赶到现场拉起了警戒线,并立即展开调查。有旅客看到,在警戒线内有一个疑似是当事人留在现场的拉杆箱。有目击者称,因高架桥与地面落差太大,当事人伤势过重不幸身亡。

“节后通常是家用电器消费的淡季,近期烘干机、干衣机等产品的销量增加主要是受天气因素影响,消费升级也是原因之一。”一家电商平台的工作人员说,目前在福州销量较大的是相对平价的一体式干衣机、干衣柜,这类产品的价格在400元左右。

视频加载中...

当记者随机挑选一位经纪人询问是否有合适单间可以出租时,这位中介人员立即笑脸相迎,表示有大量“次卧”“主卧”可供选择,价位从1500元到3000元不等。记者在这位中介手机的房间列表上看到,诸如“大阳隔”“小阳隔”等阳台隔间赫然在列,明码标价对外出租,而这些隔间正是中介口中的“次卧”。

浙江某企业工作人员在演示可穿戴的心电测量设备。(资料图) 张斌 摄